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沿海四大储油基地引发三大疑问

2019年03月17日 栏目:育儿

沿海四大储油基地引发三大疑问沿海四大储油基地引发三大疑问本周,由中石化建造的中国石油储备基地已悄然动工,选址浙江镇海。随着国家石

沿海四大储油基地引发三大疑问

沿海四大储油基地引发三大疑问

本周,由中石化建造的中国石油储备基地已悄然动工,选址浙江镇海。随着国家石油储备办公室的成立,以及投入60亿元筹建的中国四大储油基地均选址于沿海地区,中国未来能源安全问题再次进入关注焦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张运成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11月27日据“国研”分析,今后我国石化市场将成为能源消费的中心。这个分析报告与同期披露的中国沿海四大石油储备基地结合在一起,不免令人感到中国能源安全的核心在于石油,而石油储备重点在于海上供给。但客观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

1.候选地之争留下隐患?

在我国近筹建的这批储油基地中,没有一个坐落在内陆腹地,但其选址不是偶然的。

石油储备的方式主要有海上油罐方式、半地上油罐方式和地下岩洞油库等储藏方式。国外经验表明,石油战略储备基地大都位靠沿海地区,这与节省成本直接相关:靠近码头首先节省了运输成本,大型油轮统一运入原油后,用外输管道分流或由中小型油船装出是相当经济的储备模式。同时,港口附近都有一些类似溶洞的空间,便于原油储藏,还节省了储油库的空间。

我国的同类选址也不例外。据透露,国家石油储备办公室准备首期投资60亿元,在沿海地区建设4个战略石油储备基地,已圈定的基地为浙江镇海、杭州湾附近、山东黄岛、广东大亚湾。而另有公开报道称,四大基地已经确定为镇海、岱山、大连、黄岛。版本不同实际上反映了我国石油储备基地候选地之间的竞争,看来其中一些候选地条件并不成熟;而各地方所表现出的“争投资、要增长”的真正意图,其实却是我国石油储备基地长远建设的一大隐患。

2.沿海储备将“命悬一线”?

目前,国际能源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也反映在海上石油运输的安全、拥挤以及摩擦问题上。海上通道被称作“生命线”,是因为它与军事、贸易和海洋保护与开发等领域紧密相关。世界各国能源安全战略无不把运输安全,特别是海运航线安全放在突出位置。

当前,中国海上能源通道战略迫切需要解决以下关键命题:其一,现在依赖的海上能源通道如何适应未来能源进口需求不断增长的需要。其二,如何解决海上能源运输通道的安全脆弱性问题。如果在中东石油线上只依靠马六甲海峡则无疑等于令中国海外石油供应命悬一线,中国石油如何走过“马六甲困局”、如何建立多元化石油运输体系,事关能源安全总体战略。其三,中国利用海外资源战略受到许多有关利益方的竞争,危险的情况就是油路被外力切断。万一油路被断,中国现有石油储备恐难持久,有何因应对策确保在能源危机出现之前恢复海上通道正常运作?

从沿海石油储备总体情况看,我国海上能源通道战略目前面临油轮队伍、港口建设、航线安全等全方位规划的关键时期,终目标是建立安全、有效和长期的石油运输“海上走廊”。这显然绝非一日之功。

3.中国要不要以油代煤?

从我国目前经济的现实承受力看,煤炭在较长时期内仍是我国的主体能源。我国是少数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的国家,也是的煤炭消费国。

在可靠的新替代能源出现之前,有足够能力应对突发事件、力争避免能源危机是中国保障能源安全的首要目标。把煤作为主体能源,是我国能源安全的基石,建立石油储备是要巩固而非代替这块基石。煤和石油均是服务经济发展与国家战略的资源,需要长期规划和经营,如果在储备和安全保障上急功近利、盲目出击,片面夸大威胁,可能会被别国以及海外供应商、航运商利用,以致自乱阵脚,反受其累。

韩日石油储备可鉴

日本与韩国均采用政府与民间的共同储备方式,实际也共同负担了建设与管理石油储备所需成本。

在韩国,石油储备概念已由“国家安保”转为“经济实用”。石油储备不是仅为应付战时之需,更主要的是调节经济之手段。储备方式已由初的静态储备向动态管理转变。所谓动态管理,就是在石油供应顺畅时期通过适当运营石油储备,获得利润,实现“以油养油”的目的。如将储备油借给有关企业使用,限期偿还并收取一定费用;将目前空余的储备设施租给外国石油公司使用,收取一定租金。

而经历过几次石油危机的日本并不盲目进口石油。相反,为了达到储、用合理化和适应市场,其石油进口量一直处于调整之中。随着日本石油储备的增加,日本政府修改了《石油储备法》:从1989年开始,逐步降低民间企业法定的石油储备量。民间企业以每年减少4天石油需求量的速度削减石油储备量,但不得低于70天的需求量。截至2003年3月,日本民间企业平均实际石油储备量为79天。


通信塔
广州钢化玻璃厂
玻璃钢脱硫塔